曼生时代——纪念陈鸿寿诞辰二百五十周年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6-26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相关拍卖公司:西泠拍卖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紫泥笠荫壶赏
文:麇惊 图:西泠拍卖

2018西泠春拍
清中期·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紫泥笠荫壶
款识:阿曼陀室(底款);彭年(把款);曼生(刻款)
镌刻:笠荫暍,茶去渴,是二是一,我佛无说。
尺寸:7x13cm

是二是一,我佛无说

   “切定茗壶并贴切壶形作铭者, 实始于曼生,世之欣赏有由来矣”——民初李景康、张虹《阳羡砂壶图考》,从壶身铭刻的角度,将“曼生壶”的文人特质英标出来——“明清两代名手制壶 , 每每择刻前人诗句, 而漫无鉴别, 或切茶不切壶, 或茶与壶俱不切, 予尝谓此等诗句不如略去为妙 。”
   “切”或者“不切”,讲的是有没有主旨明确的选题意识,也是匠、艺间的分水岭。壶随字贵,字依壶传,紫砂壶艺术史,由此也就分为曼生前,与曼生后。
   而“有清一代,其书法能自成一家面目者殆无几人,陈曼生先生超轶于汉晋六朝,并与刻印为世所珍重……先生书法与印文笔力劖[chán]绝,雄劲奇诡,不可一世”(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吴隐为陈鸿寿《种榆仙馆诗钞》所作跋文)。
   劖是铲、斫的意思,此紫泥笠荫壶,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身披禅话十四字:笠荫暍,茶去渴,是二是一,我佛无说。

2018西泠春拍拍品 清中期·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紫泥笠荫壶
刻款:曼生

   暍[yē]指暑热,以及由是而来的心势高燥。禅观缘起性空,绝对是一,相对是二,不落两边。双遣两边,是绝对,排除相对,才能见到绝对。
   字入紫泥,禅机相通,正法眼藏,对机垂示。

《清代学人像传》中之陈鸿寿像
浙派篆刻“西泠八家”之一。创曼生十八式,开启紫砂文人时代。

   陈鸿寿常与方外有交,与石谷长老、巨超上人、悟森禅师等高僧多有往来。在其诗书画印以及壶铭中,也常见这种佛家思想的表达。其写苏轼禅诗《无言亭》“殷勤稽首维摩诘,敢问如何是法门。禅指未终千倡了,向人还道本无言”;题《吴门画舫录》“提鸥挚鹭亦因缘,况是维摩悟后禅”。传清代画家秦祖永所辑《七家印跋》中,甚至记载了陈曼生青年时期有入寺之念:“每向岩石间坐…回视尘寰扰扰,俗务营营,诚不若消法披绪,入山栖寺,寻本来面目,究出世根本之为,愈也。因自己为迈沙弥…曼生门下宾客也多事奉佛教,其自以阿曼陀室、卐为字斋之号,是为佛缘。
   阿曼陀无物比况,触目菩提,自是人不肯承当。

2018西泠春拍拍品 清中期·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紫泥笠荫壶
底款:阿曼陀室

我后坡公几辛丑

   嘉庆十六年至二十一年,陈曼生主溧阳县宰。这位县令,在任时编修邑志,贩济饥民,性复廉洁。闲暇之时与紫砂艺人杨彭年合作,把诗书画印的审美理想植入紫砂陶的装饰土壤,成为砂壶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代表。

2018西泠春拍拍品 清中期·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紫泥笠荫壶
把款:彭年

   以艺留世,这或许是他本人意料之外的事。其实,纪念曼生的功碑,至今仍赫然矗立。赴任溧阳县宰之前,曼生曾主赣榆县宰。嘉庆十三年夏,暴雨成灾,赣榆南部大沙河决堤,赣榆县令陈鸿寿科学勘察,架桥修路,近5公里长河道半年竣工。县立治水碑《开浚碑记》,誉所开之河为“陈公河”以纪其功。

陈鸿寿治水之功的《开浚碑记》

   抟拓为引壶中之水,和勤务海防、为民治水的政绩,在历史中形成了有趣的洄流。治水期间,陈鸿寿多方筹集资金,并主动“蠲奉二百金以为之倡,又募六百金足之”。克己自律的陈县长座上宾客如云,他微薄的薪水大概于此都消费殆尽。《陈曼生尺犊》中有云“弟半年来寓中耗费仅末盈千…称贷颇觉厚颜,牙根咬定不轻向人启齿。亦复铁铁铮铮…”可见性情中人!这就是我们所熟悉又不那么熟悉的陈鸿寿,再体会其所言“大事不胡涂, 小事厌烦数”。
   曼生关于天文﹑地理﹑算法的知识或许可以追溯到诂经精舍伴学时期。诂经精舍创办人阮元为陈曼生《种榆仙馆图》题长诗,以“门前历历疎如棂”结尾,借助神仙境界,表达渴望去掉阻塞,突破条条框框,开创一番新局面的想法。时值嘉庆九年,阮元四十一岁,是大清朝最年轻的督抚。而同样一位治水功绩闻名的文豪,屡屡出现在初入仕途的陈曼生的诗文之中。陈鸿寿赋《阮芸台阁学师重摹石鼓歌用东坡韵》“我后坡公几辛丑…”,“题名远纪熙宁代,东坡旧友分明在”(《宋自公堂后双古柏》)。

屡屡向东坡致敬的陈曼生

   笠荫壶的设计构想,自然来自“东坡笠屐”。关于“东坡笠屐”这个经典形象的来龙去脉,见宋代费兖[yǎn]《梁溪漫志》载: “东坡在儋耳,一日过黎子云,遇雨,乃从农家借躬笠戴之,着屐而归。妇人小儿相随争笑,邑犬群吠。”
   苏东坡去海南一个秀才黎子云家借书,归家途中遇到大雨,不得不到农家去借来洺笠和木屐,他穿不习惯木屐,走路自然不适应,左摇右摆,一旁的农妇小孩感觉滑稽好笑,就连狗见了也随之吠叫,苏东坡自己也跟着笑。

   由此“东坡笠屐”成为一个经典形象,李公麟、赵孟頫、任仁发、唐寅、黄慎、华岩、张廷济、张大千、程十发、刘旦宅…历代画家尽之能事,表现东坡的逸趣与旷达节操。“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苏轼以“有罪”之身谪居海南时,心境最为凄苦,却追作陶(渊明)诗百余首,兴办教育,发展生产,寻觅生命真谛与人格福音。
   晖落尘嚣,东坡笠屐。人笑自笑,于熙于戏。
   阿曼陀室,抟泥何意。我佛无说,是二是一。
   既儒,且道,又释。

拍卖预告
西泠印社二〇一八年春季拍卖会
预展
时间:7月4日至7月6日(周三至周五)
地点: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杭州黄龙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0号)
拍卖
时间:7月7日至7月9日(周六至周一)
地点: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联系电话:0571-87896778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华东文博城6月2日盛大试营业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