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瑞华:不在“道”上下功夫,中国画无法真正创新!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7-12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近来,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知识产权几度纷争,“自主创新”这个永恒的话题,又一次走到我们的面前。从“贴牌”到“品牌”,从“制造”到“创造”,这种跨越不仅对制造业至关重要,对于血液里亟待“创新”推动的艺术文化领域,也颇具意义。
   当今的中国艺术圈,充斥了各种模仿、重复,或而保守自封、甘于陈腐,低水平仿效古人,流于匠作;或而全盘西化,盲目跟风,批量加工“洋贴牌”艺术品;或而随意涂鸦、不伦不类,乃至走向狂乱与病态,却美其名曰前卫艺术……中国画如何创新?什么是创新的根本法理?中国文化部一级画家范瑞华先生,针对这一问题给出了他的回答:“中国画想要创新,首先要破除现有的“术”,立足于中国传统文化,在“道”的层面深入研究,才能在绘画上产生真正的创新!”
   文化的核心是思维方式,而中西文化基于不同的思维方式,可以说是天壤之别,用西方思维去指导中国绘画的发展,等同于缘木求鱼。“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寻到一个民族的文化根本之“道”,才能引导我们去找到创新的脉络,进而创造出风格独特的艺术作品。
   “一阴一阳谓之道”,这是自古中国人对“道”的理解,而这种对“道”的理解也蕴含在千百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中。范瑞华先生从中国太极思维“意象”、“象意”“悟象”三个
   “象”入手,挖掘出三种思维模式下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以及艺术创新相应的思维方法。近期,带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入研究与无限热忱,范瑞华先生应东京学艺大学邀请,
   布道东瀛,为海外艺术同仁分享他对中国“画道”的理解,并深入讲解了中西绘画发展的不同脉络及思维方式的差别,得到到场观众的热烈赞誉。

 

 

   以下为范瑞华先生日本讲座全文:
   “道”是什么?易理曰:“一阴一阳谓之道”,“道”是大穹宇宙的真谛,其中包含有“理”,概括了人世间各个领域的“小理”,如:汉医、武术都是以“道”为宗发展起来的。因此以东方人所崇拜的“道”来看待世间万事万物的方法,是从宏观道微观。
   “道”与“理”,是依靠“德”来支撑,“德”是道与理的根基,因此没有德就无所谓“道”。大穹宇宙无“道”亦混沌;天无“道”即有灾;地无“道”万物不生; 世间无“道”亦无纲;人无“道”亦无德。
   在自然界中,上有天下有地,人与天地相合即天地人和之时,“道”即显之。故
   此,人虽不知“道”为何物,然而人却已在“道”之中。

   一、东方艺术起源于“道”
   东方水墨艺术在中国已经发展了两千多年了,为什么一直延用着“意象”的思维方法,演化出了诸多的艺术形式与水墨技法,创造出许多不同的艺术风格?因为中国原始古人,从绘画起源,就与“道”有着直接的联系。从结绳记事到出现记录事物的崖画,以及在彩陶和青铜器上反映出的“意象”纹饰中,都体现出了原始古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并在“意象”思维的促使下,产生了象形文字。之后,古代先人在此基础上,随着历史的发展,相继出现了更具有“意象”美的中国汉字,如: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等形态各异的书体。
   中国“意象”思维方法形成的绘画意识,是在崖画、彩陶及青铜器纹饰等这种“意象”思维的基础上,产生的一种艺术表现方法,乃至形成了水墨画两千多年延续运用的水墨艺术表现形式,至今这种“意象”思维方法也没有改变。
   为什么古人从一开始就运用了“意象”思维方法,并且成为了创造文字与绘画的观念呢?从这一现象看,足以证明了,人与天地有着相同的关系,反映出了天地人和的道理。原始古人在面对眼前的具体物体绘画时,所采用的视觉方法是,真对具体的物体,首先保留着物体的基本面貌,并且将物体简约抽象化,这正与“道”中的“意象”思维相吻合。这完全证明了人与“道”天然就有着密切相连的关系,由此也进一步证实了 原始古人虽然当时并不知晓“道”为何物,但在他们的潜意思中,已经有了“道”的天人合一的观念。

   二、东方水墨“三象”产生的原理
   从上图可以看到,一阴一阳谓之道,并形成了完整的太极。太极是从无极混沌的状态中演变而成的。易曰: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演八卦。
   图中一黑一白为一阴一阳,阴阳相合而成太极,图中的黑色与白色既是两仪。在太极图中,黑色中有一白色点;白色中有一黑色点,这就形成了四象。四象中所体现出的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道理。这就证明了太极思维方式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是辩证的。
   从太极图上看,太极原始就有三个象,体现出了太极的宏观意识。阴为“意象”;阳为“物象”;两象相合为“法象”。这不仅证明了“道”本身就存在着三个象,而原始古人从一开始创造文字与崖画时,就已经自然的运用了“意象”思维,这正体现出了人性与天地之间关系的自然流露,这也符合了“道”与人相通的关系,人与“道” 相通的关系。这个现象同时也体现出了,水墨绘画意识及理论与“道”有着血脉相连的关系,可以说没有“道”的存在,就没有东方水墨艺术的存在。
   东方水墨艺术“意象”思维方法,就产生于“道”的太极思维本体存在的“意象”。然而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象,与其共存的还有两个“象”也存在于太极思维中,至今并未被画家所应用。这两个“象”既是太极图中所展现的“物象”和“法象”。
   “道”的太极思维是辩证的,因此作为绘画的应用,我们将太极思维中的“物象” 称之为“象意”。从辩证的观念来   看,“意”与“象”的视觉关系是:“意”为人的主观意识,“象”为人的客观意思。因此,太极思维中的“意象”,是主观在前,客观在后,是阴中有阳的体现。具体应用在绘画中,是以主观为主,以客观为辅的艺术思维方法。以“意象”思维方法所表现出的绘画艺术形式,是将具体的客观的“象”简约抽象化,而形成的一种水墨描绘的具体技法。以这种思维方法所表现出的艺术形象, 是在“不似与似之间”,是似像非像的艺术状态。
   太极思维是辩证的,因此有“意象”必须存在有相对应的另一个“象”, 即“物象”,作为绘画而言,以及与意象的辩证关系,这个象就称之为“象意”。
   “象意”思维的特点是,“象”在前,“意”在后。是以客观“象”为主,以主观
   “意”为辅的又一种艺术思维方法。
   在东方水墨中,以“象意”思维所表现出水墨现象是,强调客观“象”的意识, 将主观意识的“意”作为辅助,从而加强对客  观“象”的描绘以及艺术的表现力。以
   “象意”思维进行水墨创作,强调了“象”的概念,是在“似与不似”之间形成的艺术表现形式。

   易曰:“一阴一阳谓之道”。所以“道”是一阴一阳组合而形成的“理”。这个“理”即可分,又可合。一分为二既一阴一阳;合二为一既成太极,亦称之为“道”。这个“道”就是“法象”。由此可见,一阴一阳相合而产生的“法象”,是阴阳两象相合升华而成之象。由阴阳相合升华出的“法象”,是超越了人的入世思维之“象”,是人所悟到的“象”。因此,将此“象”运用到绘画创作时,我们亦可称之为“悟象”。以“悟象”超觉思维创造出来的水墨艺术作品,是即有形又无形;即无形又有形,是在有与无之间变化着笔墨的状态与情绪,然又不失其丰富的绘画内容和遐思的艺术内涵。这一切都来自于画家在创作过程中瞬间的灵感与悟性。画家以这种思维创作出的水墨作品,是具有超意识的艺术境界。因为用这种超意识的思维方法进行水墨艺术的创作, 所描绘中的水墨形态,并不是真山真水,也不是描绘人们所见到的某种具体的物体,而是超越了人本能的视觉感官。所表现出来的水墨艺术作品体现的是物体内在的精神, 并不是具体的形象。
   概括的讲:太极思维中的“意象”与“象意”(物象)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思维方法,是 1+1=2 的入世的艺术境界。阴阳两象相合而产生的“悟象”(法象)是超越的思维方法,是 1+1=3 的出世的升华的艺术境界。

   三、西方三象与东方三象的不同之处
   众所周知,西方的油画也有三个“象”,即:具象、印象、抽象。但是,西方绘画艺术的三个象的思维方法,与东方水墨艺术的三个“象”的思维方法,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与东西方两种不同的哲学观有着直接的关系。西方人看待宇宙与事物的方法,是从微观到宏观,他们是以实验证明的方法,即否定之否定的实证科学态度认识事物的。因此他们对事物认识的态度是绝对的,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这与东方人认识事物“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的意识完全不同。因此以西方哲学观产生的三个象,“具象”就是具体的形象,纯写实的形象。

   “印象”是以实证科学的方法,将光分离成为个体不同的光谱而形成的色彩技法, 进行绘画创作而产生了与“具象”有着明显风格区别的艺术作品。而“抽象”则是运用了西方数学中的三角几何原理,进行艺术创作儿形成的抽象艺术风格。

   从他们所绘制出的油画艺术中可以看到,实证科学的思维是绝对的,因此反应在西方画家运用西方三个象所绘制出的作品,无论造型、色彩、构图等艺术技法也是绝对的。比如透视是焦点的,形象造型要么是绝对的“具象”,要么是绝对的“抽象”。从这里也可以反映出,西方画家所运用的绘画艺术的三个象,没有脱离西方具有的哲学观,即实证科学的特性。他们的绘画完全符合西方绘画艺术的发展规律。

   东方水墨艺术的三个象,来源于东方的“道”,来源于“道”的太极思维。因此东方水墨中的三个象:“意象”“象意”“悟象”的思维方法是辩证的,不是绝对的,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辩证的艺术思维方法。这种艺术思维创作出的水墨艺术没有绝对的界限,只有以哪个象为主的区别,并以此产生了以“道” 为宗的,即统一又有各自不同的独立的艺术形象。东方水墨艺术画家,以这种方法进行水墨艺术创作,完全符合东方水墨艺术的发展规律。
   综上所述,西方哲学观是从微观到宏观,以实证科学的态度,推动着社会的发展。西方画家以这种哲学观,促使着西方的绘画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具象”的艺术思维, 再进入“印象”及“抽象”的艺术思维,发展着西方的绘画艺术。
   东方人的哲学观是以“道”为基础的,东方人认识事物的方法是从宏观到微观的,并且以宏观“道”的理论指导着各个学科与技术的发展。因此也促使东方水墨艺术,从一开始就首先进入“道”的太极理论中,以“意象”思维进行水墨艺术的创作。而后再进入“象意”与“悟象”的艺术思维,进而全方位的发展东方水墨艺术,这是东方水墨艺术的艺术发展规律。
   以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道家太极思维创作出的水墨艺术作品,其表现出的艺术形式的特点是:“意”中有“象”;“象”中有“意”,两象是相互作用,相互融合,相互陪衬的关系。如果将其中一个象绝对化了,将必然落入西方的三个象的思维中。如果用这种绝对的“象”的思维方式进行创作,就不可能体现出东方水墨的艺术韵味。因为绝对的思维方法,完全脱离了东方水墨的以“道”为宗的艺术法则,所绘制的水墨作品,当然是东不东、西不西的,是不入流的,没有理论支柱的画作。
   在东方水墨艺术的发展过程中,有些画家提出了与西方结合的方法,正是因为他们违反东方水墨自身存在的艺术规律,不可能产生具有理论支撑的艺术风格,所以只能是不伦不类的糟粕。
   四、以“道”的思想发展东方水墨艺术才是正道。
   综上述所谈,可以认识到,东方水墨艺术有着先天的自身所存在的艺术发展规律和完善的艺术理论。这个理论源于“道”。“道”是东方水墨艺术的根本理论之宗,“道”是东方水墨艺术的“魂”。而支撑这个“魂”的艺术思维体系,就是太极思维中存在的三个象的理论。
   从现实来看东方水墨艺术,虽然已经延续发展了两千多年,但是至今只完成了太极思维中的一个“意象”艺术形式,其中还有两个象,即“象意”艺术思维,以及“悟象”艺术思维,并未引起东方美术界足够的认识,更谈不上运用到东方水墨的艺术创作中。
   今天将这个课题提出来,就是希望引起在座的画家同行们即绘画理论家们的关注, 并在今后的艺术创作中加深研究与应用,是东方水墨艺术回归到本源“道”理念中,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希望有一天成为水墨艺术《画道》的理论支柱。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