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空间开馆展“闇世野语”当代艺术展隆重开幕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7-18 新闻来源:新浪收藏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策展人:杨卫
参展艺术家:
苍鑫 高孝午 梁长胜 岂梦光 魏野 叶永青 伊灵 郑泽生
开幕时间:2018年7月15日18:00
学术研讨会:2018年7月15日15:00-17:30
展览时间:2018年7月15日——8月31日
展览地点: 野空间
展览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中坝河艺术区野空间(宋庄美术馆北侧)
出品人:胡玥 袁睿

开幕式现场

展览现场

   2018年7月15日星期日下午六点,由著名策展人杨卫先生策划的“闇世野语”当代艺术邀请展于野空间开幕了,此次展览是野空间成立以来的首次对外展览,也标志着野空间正式进入当代艺术视野,开始为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栗宪庭(左)张新建(右)

   展览集结了国内目前风格比较成熟的八位艺术家:苍鑫、高孝午、梁长胜、岂梦光、魏野、叶永青、伊灵、郑泽生,各自带来了其绘画或雕塑作品。本着杨卫先生提出的“以一种非常规的语言方式,或从民间社会吸取营养,或从古老信仰中摄取能量,通过创造性的艺术转换”,不管是世俗生活还是古代文明都在此次展览中通过展出作品得到了新的阐释。

   开幕当天,在野空间举办了圆桌会谈,会谈由策展人杨卫主持,除了参展艺术家,还邀请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微博)教授张新建(原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司长), 资深艺术市场专家林松,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陈红汗,MIND杂志主编李克非等。会谈就“野”的精神与立场和艺术家创作等问题展开了广泛的探讨,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现场讨论十分热烈。

音乐分享会

音乐分享会

著名尺八演奏家罗灼卿

   圆桌对谈后,展览现场还举办了“空挲·野语”音乐分享会,著名演奏家罗灼卿先生和艺术家郑泽生以尺八和手碟进行即兴演出,音域辽阔空灵的尺八,灵动且充满韵律的手碟将整个展览现场带入了另一个世界中,使现场观众都沉浸于音乐和艺术相互融合的氛围之中。
   开幕式现场,策展人杨卫先生、参展艺术家、著名批评家栗宪庭先生一一致辞,对于此次展览和野空间的建立各自表达了一些想法,也对空间未来的发展寄予了厚望。
   栗宪庭先生表示这是他参加的离家最近的一个展览开幕式了,野空间的成立在宋庄目前比较低潮的市场环境下,带来了新的希望。

《公司制度下的变异—8》 布面油画 200cmX130cm 2008年

Hakuna Matata No.32 布面油彩 150x150cm 2018年

苍鑫_暗意识系列十_120x120cm_丙烯绘画_2014

高孝午 《再生-鹿》 不锈钢镀色 110x90x110cm 2016-2

梁长胜- 天赐和乐-7 37×84.5cm 纸本线描 2015年

岂梦光 鲜 110x110x2 布面丙烯 2018

叶永青 手稿-2 40x28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8

伊灵 三联画《佛在心中》200x100cmx3 2009

   空间创始人胡玥女士在谈到创立此空间的目的时,表示“当初决定做这个空间主要是因为我们对于艺术的热爱,很多老师说我们是逆势而行,确实在如今艺术市场并不是特别明朗的环境下,我们依然坚持,说明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后来我们决定叫野空间wild space,非常的直白,野性,大胆,这也正是我们要梦想追寻的艺术直击人心的力量。”
   展览现场观众反响热烈,观展人群络绎不绝。出席展览开幕式的嘉宾、艺术家和社会各界人士共计三百余人,很多人表示很久没有看到如此规模的展览开幕盛况了。
   据悉,此展览将一直持续到8月31日。

创始人胡玥(右三)参展艺术家郑泽生(右四)与友人合影

策展人参展艺术家及到场嘉宾等大合影

策展人参展艺术家及到场嘉宾以及各界人士等大合影

关于“闇世野语”当代艺术展
文/杨卫

   所谓“闇世野语”,取自孟子的“齐东野语”。孟子尊儒重道,强调礼仪,认为“不以规矩,不成方圆。”(《离娄章句上》)然而,他却心存偏见,蔑视民间社会,尤其贬低乡民阶层,认为他们缺乏教养,容易胡言乱语。所谓“齐东野语”,即是指齐国东部一带乡下人说的话,荒唐而缺乏根据。
   孟子的思想后来成为中国的主流思想,被历朝统治者所利用,不仅影响了中国的社会结构,也导致了儒家思想的固化,使其在自我的循环反复中,缺少了应有的生气与活力。那么,中国的民间社会,即乡下人,真如孟子所贬的那样缺少教化、容易言无伦次吗?其实不然,民间有高手,他们从生存经验中总结出各种智慧,不仅给生活增添了色彩,也丰富了语言的表现形式,使其言之有物的同时,更加生动有趣。事实上,民间也是一个文化的庇护所与自留地,往往在“礼崩乐坏”的乱世,可以保留下失落的文明。孔子提出“礼失而求诸野”的观点,就先于孟子,赋予了民间社会以勃勃生机……
   今天的中国,正处于一个价值观极度混乱的时期:一方面,传统文化历经近百年的浩劫,早已破碎不堪;另一方面,西方现代文明的引进,又未能真正落地生根;再加上近年来,国家以发展的名义毫无节制地开发与破坏,使几乎所有中国人都丧失了家园,流离失舍。因此,这个时期比历史上的任何乱世,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用“闇世”来比喻这个时代,即表明了价值动荡的现状;而所谓“野语”,即是艺术家以一种非常规的语言方式,或从民间社会吸取营养,或从古老信仰中摄取能量,通过创造性的艺术转换,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崩塌的年代,重建起自己的精神世界与文化信心。
   叶永青是中国当代艺术史的缩影式人物,他的创作经历几乎涵盖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各个时期。但是,叶永青虽然一直身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潮流当中,但却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处世态度与艺术风格,行为散漫,语言倾向于涂鸦。近年来,他取法于民间艺术,从民间绘画的纹样和图腾中摄取资源,形成一种独到的速写式绘画风格,与他不断游历的生命经验融为一体,透着一股怡然自得的率性与野趣;伊灵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曾骑单车环国旅行,考察民间艺术,由此确立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即以民间艺术的纯色为基调,疏密有致的图腾为结构,形成一种密密麻麻的叙事风格。多年以来,伊灵拒绝潮流,坚持自己的绘画立场,从而使得他的探索轨迹,与他的生命历程一样,在中国当代艺术界构成了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
   岂梦光是以营造荒诞不经的画面而著称于世,他善于将梦幻与现实进行交融,画面结构纷繁,乱中有序,内容则包罗万象,既贯穿古今,也融汇中西。岂梦光通过这种“乱炖五千年”的绘画方式,折射出现实的乱象,同时,也复原了传统壁画的辉煌气势;魏野的艺术如同他的名字,带有强烈的野性色彩。作为中国最早的职业艺术家之一,魏野可谓历经千帆,但是,凭借一种坚不可摧的理想和信念,他总能起死回生。近期作品中,魏野塑造了一系列变异的图腾,在商业符号与物质形态的衬托下,向我们展示了某种蓬勃的生命力;苍鑫是中国当代艺术界带有巫师色彩的艺术家,早年曾做过许多不拘一格的行为艺术,后来他从萨满文化中吸收营养,将自己的矜奇立异与离经叛道,推向巫文化与信仰的高度,也由此创造了一系列视觉奇观;梁长胜在中国当代艺坛崭露头角,也是因为艺术观念的别出心裁,在造型语言上剑走偏锋。他善于篡改细节,通过不同形态的嫁接,营造出群魔乱舞的景象,于荒诞无稽中唤醒我们对生存现象的关注。
   郑泽生早年游历印度、伊朗、土耳其、埃及等八十多个国家,移民加拿大回国后生活在云南,受各种异域文化的冲撞与启发,他对古代文明以及生命的起源发生了浓厚兴趣。他的绘画呈现了这种兴趣,也融入了他的深度思考。近期,郑泽生结合甲骨文的形态构造和原始图腾式的瑰丽色彩,将东西方文化印记加以融汇,通过创造性的视觉转换,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面貌,不仅丰富了当代艺术的叙事模式,同时,也传递出了野蛮生长的生命力量。高孝午是中国当代雕塑界冉冉升起的明星,早期的雕塑作品曾广为流传,颇具社会影响。近期,他调整了部分思路,将原来的社会性叙事转向生命经验的挖掘,通过巧夺天工般的架接与置换,将幻想与现实相结合,创作出《再生》系列作品,仿佛使我们看到了当代意义上的《山海经》……
   毫无疑问,以上这些艺术家都极具个性,喜欢特立独行;而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在艺术创作中不按常理出牌,身上仍然具备某种野性。在我看来,这正是艺术发展的驱动力,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价值混乱的年代,他们身上所保留的野性,以及取法于民间的立场,不仅可以投射出人的真性情,更为重要的是,还能为中国当代艺术指明某种方向,确立某种态度。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