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风采:著名画家谭全昌绘画艺术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7-30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谭全昌·艺术简介
   1949年生于辽宁东港,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吉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徐悲鸿画院副院长,原军旅画家,吉林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吉林省画院院长,被授予全国慈善美术家荣誉称号。
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部分作品被收藏。巨幅作品《寒江雪柳》被人民大会堂收藏,现陈列在吉林厅;国画《冰雪山水》被荣宝斋作为画谱多次出版,应邀绘制了巨幅画作《长白千里图》百米长卷,被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并由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画集。
   参加了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朝鲜、印度、埃及、西班牙、葡萄牙、俄罗斯,法国等欧洲国家写生采风活动,并在法国巴黎等地举办个人画展。组织策划了各类大型书画展览并被聘为评委。传略与作品被编入《世界》名人和《中国国家美术名家》大辞典等大型艺术辞书。先后出版了《谭全昌国画集》、《中国国画20家——谭全昌》、《中国当代画家谭全昌国家馆藏作品画卷》。

胸中丘壑 笔底云烟——谭全昌的关东山水画艺术

   中国山水画源于六朝而光大于北宋,继之元明清各代以文人笔墨寄兴于山水,形成了中国山水画独特的表现形式和笔墨个性,成为中国绘画史上独树一帜的画种,其影响之深、成就之大、蔚为大观。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山水画更是在继承古人技法传统俄前提下,呈现出形式多样、百花齐放的新局面。在关东画坛上由一批画家热衷于对东北圣山长白山的描绘,其中中西兼顾的画家谭全昌也是关东山水画在表现长白山题材上的高手。

   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中国山水画出现了以写生为主的新创作模式,这对于改造旧山水画的程式化无疑是一大进步。以李可染、傅抱石、钱松山等北京及江南画家的万里写生活动为契机,改变了沿袭千年之久的中国山水画面貌。他们以传统功夫,划出山河新貌,渐渐成为新中国山水画的主流,继而更多的画家沿着这一现实主义艺术之路,描绘祖国的壮丽山河,把中国当代山水画创作水平推向了时代的巅峰。有人画三山五岳,有人画云贵高原,有人画巴山蜀水、越秀凤光,更有人画北京名旺。而东北的画家们均倾心于对长白山凤光的描绘,表现长白山雄伟壮丽的博大景象。对长白山虽然有冰雪山水探索,关东风情的专注,然而谭全昌对长白山冬韵的描摹,在东北画家中渐成时尚而别具风采。他笔下的《长白云海》、《霜露秋山》、《长白人家》、《北国雪飘》、《林海雪原》等系列作品,都是以突出长白山的雪景为中心,描绘长白山莽原的雄浑与神奇,长白林海的浩瀚与苍莽,以及长白人家的幽深与恬静,而沈山莽原中红灯高挂的农户,更是静中寓动,别具一番诗情画意。

   谭全昌曾十几次深入长白山体验生活,让他迷恋的依然是冬天白雪皑皑的长白山区,这一直是画家关注与研究的题材。2007年长白山下了50年来最大的一场雪,整个山区都被大雪覆盖着,农户的草屋在白雪中闪烁着喜庆的红灯,这一景观感染了画家,于是谭全昌笔下一系列表现长白人家冬景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出现在他的长白雪域山水系列中。由于有生活、有情感的注入,这批山水画成为收藏家追逐的藏品。故此“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完全体现在谭全昌的长白山水风情系列中,他成功的根源是由生活的根基,有“三贴近”的理念,有中西艺术的技巧做支撑。

   谭全昌曾以油画创作取得丰硕的成果,这并不影响他的中国山水画的长白山风情的魅力。大家知道,当代山水画大家均是中西兼能的两栖画家。以“李家山水”的李可染而言,他是从学习西画入手,转而拜齐白石、黄宾虹为师学习中国画,他开中国山水写生之先河,由写生转而创作,在继承笔墨上逐渐形成自己的绘画面目和艺术个性,成为一代大家。谭全昌的山水画创作正式由这一规则起步,以写生形式入手来描绘长白山凤光,以西画焦点透视法,破传统的山水画“三远法”,使他的长白系列山水以气势旺。正如1946年黄宾虹所言:“不出数年,画无中西之领域,有新然者。”(引自《黄宾虹书简》)老艺术家的预言再十年之后,中国一大批画家开始走出书斋,面对祖国壮丽山河,创作出一大批现代山水画,涌现出李可染、傅抱石、钱松嵒、关山月、魏紫熙、宋文治、石鲁等一大批当代山水画家。

   他们的作品一反古人因循守旧的模式,千里壮游、寄情笔墨,开中国山水画新面目。谭全昌的长白山水系列,正是沿着老一辈画家开创的写生之路、中西融会之路而步其后尘。他的长白山雪域山水,承继古人技法,破当代山水俗套,重描绘而轻制作,形成自己绘画的个性特征。他的山水雪景以西式构图为主,注意塑造体积和渲染氛围,我们可以从山水画构成的三要素,即山、树、云水来欣赏谭全昌长白山水的特点,他把淡墨、重墨、留白豆恰如其分地运用到画面上,浓湿枯焦墨的运用得十分得体,他的山水重在表现东北山村的朴实特征和冰雪后长白山区的气氛。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画家表现其斯土斯情,古今亦然。谭全昌以表现关东山水、画长白山雪域风光见长,这是出自一个东北画家的乡土之情。谭全昌在总结了前人表现山水的特点后,找到了自己描绘的方位,那就是长白山、长白山的雪景。古人对山水画的总结,归纳出画家描绘的特点,譬如“嵩山多好溪,华山多好峰,衡山多好别 ,常山多好列 ,泰山多好主峰,天台,武夷、庐、霍、雁荡、岷、峨、巫峡、天坛、王庭、林虑、武当,皆天下名山巨镇。”(引自《山水训》)故东北画家多惊羡长白山奇伟博大,尤其是白雪皑皑长白山更是北国风光的神奇所在。这就犹如古人“李思训写海外山、董源写江南山,米元晖写南绿山,李唐写中州山,马远、夏圭写钱塘山、赵吴兴写茗山, 子久写海虞山”一样,(引自董其昌《画旨》)东北人画长白山,谭全昌倾注全力写长白山亦与古人神契矣。

   中国古代山水画发展到元代之后,经过元画家为代表的文人画洗礼,山水画开始注重笔墨、注重图式的书意性,即对山水表现得意趣化,程式化,以干笔淡墨表现中原山水,呈现出一种专注的阴 之美的范式。到了明清山水画出现了纯现与笔墨情趣的远离自然的低 化状态,远离了宋代山水壮观的气象。于是,当代画家在对中国传统进行改造时,出现了黄宾虹的阴面山水,李可染的写生山水,傅抱石的写意山水。而钱松嵒、石鲁对陕北黄土高原的塑造,开当代山水画崭新的时代气象。
   山水画在近二十年中,出现了意象山水,泼墨山水、叠积山水、冰雪山水各种技法、材料并用,使中国当代山水画新意叠出、多姿多彩,多元化的创作倾向鼓励了画家们对当代山水画的研究与探索,画家的个性被淋漓尽致地展示出来,成功者的山水画光彩夺目,失败者的山水画暗淡无光。在张扬个性的时代,谭全昌的现代山水画赫然登场,为关东山水画创作增添了新机,可谓“胸中丘壑,笔底烟云”的长白雪域山水,成为一个时代的山水画特色。让人难以忘却。

《高原春风》

《草原祥云》

《牧归》

《高原吉祥》

《圣水》

《圣山春晓》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