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要老实 作画不能太老实——怀念二哥傅二石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8-01 新闻来源:新浪收藏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二哥傅二石天性率真而又谦和温良,他年长我22岁,生活中对我是亦父亦兄,学画中对我是亦师亦友。受家庭氛围影响,我从小喜爱绘画,但在我成长的年代,长辈们处境堪忧,我只能凭着兴趣爱好,独自在混沌中摸索前行。所幸二哥一次极为关键的点拨,让我豁然开朗,受益至今。

傅二石在傅瑜明画展开幕式上讲话

  事情要从我初次外出写生说起,那是上世纪1984年的夏天,我当时在十四所的教育培训中心工作,正值暑假,我邀约了几位同仁外出写生,上五岳,走三峡,真实地到名山大川中去体验大自然的神奇、灵秀。山川的奇峰险峻和风起云涌的千变万化,无不让人入心、入目、入脑。每每看着如此美景,我就不由自主地拿起画笔和速写本,一笔一笔地勾画起来,记录下山川河流翠竹古树,田园村落,亭台楼榭,舟桥江橹等沿途风光。在写生途中我还突然生病高烧39度,在山里没有求药就医之处,本想打道回府,但又舍不得这次难得的写生机会,就用物理疗法凉毛巾敷头,硬是坚持了下来。在初次外出写生的一个多月里,我很写实地将一幅幅美景收入画中,眼前的植被花木长得怎样我就画得怎样,山峦的大小形态也完全忠实于我的目光所见。这次写生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我十分得意,因为我画了好几本速写,搜集了大量素材,觉得自己可以大搞写生创作了。
  回到南京后,我用了几个月时间,依据写生稿,画了一批自己很满意的作品。等到休息天,我喜滋滋地拿着速写本和这批画来到二哥家,不无得意地请二哥“欣赏”。

傅二石在画展上点评傅瑜明作品

  二哥先看了我的速写本,然后又看了我的写生创作。我始终紧盯着二哥的面部表情,发现他看着看着就眉头微锁,我的心不由忐忑起来,预感不妙,原先的那份得意顿时荡然无存。接着他又淡然一笑,让我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二哥示意我坐下喝口茶,他也坐下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瑜明啊,你是第一次出去写生,能这么用功画速写实为不易,通过写生还创作出这么多作品也很努力。你第一次写生看什么都新鲜,看什么都想画下来,画得很认真,很仔细。但是,这批作品有一个通病。”听到这里,我的心提到嗓子眼,知道重点来了。
  二哥直言相告:“你看,这里的每张画都画得很繁琐,面面俱到,没有取舍,没有重点,没有层次和虚实,远景、中景、近景拉不开。你画什么都是重点,其结果什么都不是重点;也没有中国画的散点透视。这么说吧,你画得太老实!”我顿时目瞪口呆,感觉自己像是被雷击中了。那份痛,那份爽,语言难以形容。
  二哥以他自己为例继续点拨:“如果我学父亲的画风叫家学和传承,因为他是一代宗师无可非议。但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我有自己的绘画语言,我要表达我看到的名山大川,因此要用我的手法去表现,用我的皴法来表现胸中丘壑,这也就是我的个人风格和面貌。瑜明啊,我们都要在传承中求发展,走出自己的路来。作画时不能太老实,有时候要反其道而行之,要从胸有成竹达到胸无成竹,再从胸无成竹达到胸有成竹,这样循环往复,画出来的画才不受拘束。像我父亲作画,大胆落笔,小心收拾,随意而生,画到生时是熟时的最高境界。”

傅二石在画展上点评傅瑜明作品

  二哥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进一步开导:“做人要老实,作画不能太老实。作画时,尤其是在创作你的写生时,即使你写生画得毫不走样,在创作时你必须大胆取舍,用笔墨和你学到的中国画技法去表现,去发挥你的想象。你看我父亲画画时用笔、用墨的胆量,气魄有多大。古今都没有这样的皴法,因此他的皴法被定为了‘抱石皴’。大自然森林里的树是为了能争取吸收太阳的光合作用,就拼命地往上长,所以都长得笔直笔直,但在我们画家眼中是不能这样画的,我们要表现树的姿态美,就必须在创作时保留树的某些枝干和形态,有的就必须省略,有的要画直,有的要弯曲,创作来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所以要给大自然的树木造型。就像我们看芭蕾舞一样,重心稳了演员就不会失去平衡而摔倒。你画树木也是这个道理,只要树根稳稳地扎在地面,怎样画树干、树枝它都不会让人感觉要倒。山在大自然中的高低起伏往往不那么险峻,但我们创作时为了突出主题,就要根据画面的需要,将山的高低、险要、远近,大胆地自由变化。这样你的画才能重点突出,其余的景色就可以大胆用虚来处理,这也就是不能太老实的体现。绘画最讲究虚实效果,虚不代表没有,中国画虚是最难表现的,虚表现得好,可使整幅画面活起来更有意境和灵气,这也就是道家所说的‘无中生有’对中国画最好的诠释。”萦绕多年的迷雾渐趋消散,我心中豁然开朗,连连点头称是。

傅二石作画并指导傅瑜明

  二哥那天的指点,让我茅塞顿开、深深地影响了我的艺术生涯,可以说,是给我注入了创作的新生命。我不断用作画不能太老实的观念来创作和激励自己,时刻牢记二哥的教诲,努力用他的绘画思想指导我的创作。
  上世纪的1997年,正值香港回归之时,十四所决定要我创作一幅高3米,宽7米的大画悬挂在会客大厅,题为《钟山春晓》以体现香港回归的喜悦之情。当时我反复画了多幅小样,拿给二哥去审稿,他从中挑出一幅说:“这张从构图、笔墨、虚实都处理得不错,大画能达到这张小样的效果就算很好了。”接着二哥又传授我了一些画大画的基本方法和要领。按照二哥的指点,我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创作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幅巨作。有了二哥不间断的帮助、关爱和我自己的不断努力,使我成为了十四所的专业画家。单位给我提供了良好的创作环境,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研习中国画。
  正因为画了这幅《钟山春晓》,我对南京的紫金山情有独钟,后来创作了很多此类题材的画。2008年冬,我单位用我的一幅作品“紫气东来”作为单位新年贺卡(画的还是南京紫金山,此画题借用传说春秋时期老子过函谷关之前,关令尹喜见有紫气从东而来,知道将有圣人过关,果然老子骑着青牛而来。旧时比喻吉祥。)值此新年到来之际,我也借紫气东来祝新年吉祥如意,将此贺年卡寄给二哥拜年。没想到寄出后的第三天上午,二哥给我打了很长的电话,他说:“瑜明你的贺卡收到了,我非常高兴,高兴的不是收到贺卡,而是看到了你贺卡上的这幅画。你画的紫金山与众不同,无论从构图到笔、墨、色彩表现的都很好,比过去的《钟山春晓》又有提高,用笔大胆,大胆的取舍,虚实处理得也恰到好处……一幅成功的山水画,它表现的不仅是高山流水,平湖秋月,而是画家对大自然的拥抱,也是画家将自身融入宇宙的某种实践,对于画山水画来说,如何巧妙地处理好画面的空间,如何突破画面的限制,在有限的纸中创造出无限空间,做到小中见大,咫尺千里,这始终是山水画创作的关键之所在,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我希望今后能看到更多像这样的作品。”我也风趣地回答二哥:“一定努力画好画,做老实人,不画老实画。”二哥听后,开怀大笑。
  2009年十月,十四所建所60周年,所领导研究决定举办我的个人画展。接到任务后,我既激动又惶恐,激动的是有机会将30多年间的绘画作品呈现给观众,惶恐的是自忖艺术作品还不够成熟,怕辜负组织和领导的期望。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拿着将要出版的《傅瑜明画集》样稿去请教二哥。他对每一幅画作都进行了认真仔细的审视,思考良久后才对我说:“你的绘画有进步,每幅作品画风都不雷同,特别是对大自然的山川河流运用了不同的表现手法,很难得。我认为你的画展已经成功了一半,不要有什么顾虑,大胆去筹备画展吧!”有了二哥的这番鼓励,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正因为有二哥30多年的悉心指导,才让我有了今天的进步。为了激励我,二哥还专门为我撰写了《追求真善美的画家--傅瑜明》。
  我的画展如期举办,二哥来到画展现场对我的每一幅作品都做了进一步的点评,指出了我每幅作品中的优点和不足,并告知在今后的创作中如何去克服,也给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要持之以恒,我相信你耕植传统,面向自然,力呈个性定会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
  二哥对我艺术创作的开示“做人要老实,作画不能太老实”,语言看似平实朴素,实则深刻独到。二哥把自己一生艺术创作的精髓传授于我,是兄长对我的深切关怀和厚爱,是滋养我艺术创作的雨露暖阳,令我今生难忘并时刻践行。二哥这句至理名言,是激发我一生创作热情和追求真善美的创作理念。
  二哥的谆谆教诲深刻地影响了我的艺术人生,使我倍感二哥对艺术创作的严谨和对中国绘画永无止境的探索追求,给我做出了榜样。我为有这样一位人品画品兼备的二哥而感到自豪!
  二哥您离开我们一年了,我非常地想念您!您对我艺术创作给予的指导和关爱,我始终铭记于心!
  二哥,我永远怀念您!

  傅瑜明
  2018年7月23日于闻墨居

  傅二石作品欣赏

云山幽游图 234cm×105cm 2011年

满身苍翠惊高风 136.5cm×68cm 2011年

深谷流泉 95cm×178.5cm 2009年

雨后奔泉图 94.5cm×178cm 2009年

  傅瑜明作品欣赏

紫气东来

四川丹巴藏寨

万壑千崖锁翠烟

云横千岭秀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