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同璧《松柏长春图》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8-01 新闻来源:收藏快报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提起康同璧,许多人可能还有点陌生,但说起她的父亲康有为,想必稍微懂点近代史的人,都熟悉他在一百多年前领导发起的那场震惊世界的风云变革。康同璧,正是这位“康圣人”的次女。
   康同璧,生于1883年(亦有说1886年),卒于1969年,字文佩,号华鬘,早年赴美留学,先后入哈佛大学、加林甫大学深造,毕业后回国。历任万国妇女会副会长、山东道德会长、中国妇女会会长。解放前夕,曾在傅作义召集的华北七省参议会上被推为代表,与人民解放军商谈和平解决北平事宜,慷慨建言:北平有人类最珍贵的古迹,是无价之宝,决不能毁于兵燹!对保护古都文物与古建遗存立下了汗马功劳。1951年7月,康同璧被聘为中央文史馆官员,并陆续担任了北京市人大代表、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等。
   作为康有为的女公子,康同璧自小就接受了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诗词书画无所不精,长期在康有为革命思潮之熏染下,身上便多了一股巾帼豪气。光绪二十八年(1902)春天,康同璧从一张日文报纸上看到戊戌变法失败后的父亲康有为正滞留印度,思亲心切的她,当即女扮男装,十八九岁之曼妙少女,毅然孤身一人,不惧数千里之莽涛瘴雾,险山恶水,沿着丝绸古道,越居庸关、穿大同、经潼关、过兰州、入新疆、出喀什葛尔,翻帕米尔高原,折转南下,直抵印度,真可谓“虎父无犬女”!在陪其父登临灵鹫山时,更是吟诵出了令毛泽东都翘大拇指的诗句:“舍卫山河历劫尘,布金环殿数三巡。若论女士西游者,我是支那第一人!”
   作于民国十八年(1929,己巳年)的《松柏长春图》(见图),是一件设色清雅、笔法老到、布局精妙的祝寿佳作。彼时康同璧正值壮岁,艺术修为与人生积淀均处于成熟稳定期。细观画幅,虬枝横卧的枝干上,一簇簇松针凛凛密布,青葱盎然,寓意长青不老;远处一轮明月隐于树梢之后,象征着“如日之升、如月之恒”的美好祝愿;正中位置描绘了一只栩栩如生的朱色蝙蝠,这便是传统作品里最为吉祥的主题---“洪福齐天”。款识题曰“松柏长春,己巳冬十一月绘祝对凫老伯大人寿,世姪康同璧”,其下钤盖白文印章一枚。
   由此可以断定,该作乃是康同璧为庆贺他父亲的老朋友“对凫老伯”八十五岁(虚岁)寿辰而专门创作的。“对凫”,即清末名士潘守廉(1845—1939)名号,潘氏字洁泉,别署对凫居士,山东省微山县马坡镇人,系北洋政府国务总理潘馥之父。光绪十五年(1889)己丑科三甲二十名进士,曾任河南南阳知县,邓州知府,任内主持编修《南阳县志》,创办学校,兴修水利,济贫扶困,颇有作为,仁风远播。挂冠退隐后,面对凫山而居,潜心佛学,致力著述,有《论语铎声》《对凫缘景》《千叟铎声》等多卷传世。晚年以老居士自诩,同印光法师过从甚密,在佛教界亦有一定的声望。
   只可惜潘守廉一世清誉,耄耋之龄却晚节有亏。1938年,日本特务机关为了控制和利用中国佛教,于天津指使亲日分子成立“中华佛教会”,网罗一批当权的汉奸如江朝宗、王揖唐、陆宗舆、汤尔和之流出任委员、顾问,推举已93岁的潘守廉为会长,妄图以此取代原有的中国佛教协会,后因战事紧张而被迫停止,但却遭到社会各界的严厉抨击,斥之为“老朽昏聩、以耻为荣”。
   好在康同璧的这幅《松柏长春图》创作于潘守廉辞世前十年之际,否则,依照康氏一贯耿直的秉性和爱憎分明的天性,她断然不会给一个丧失民族气节的人去作画的。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