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壶:国画的最高境界在笔墨之外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8-10 新闻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绘画须通“心灵”,须得“机趣”,此四字,论及者寡,能做到者更少。
   绘画一道有两个要素,一是性灵,二是学问。无性灵不能驾驭笔墨,有学问才能表现思想。
   必须于性灵中发挥笔墨,于学问中培养意境,两者是一内一外的修养功夫,笔墨技法是次要的东西,绘画光讲技法就空了。有人光讲意境,无学问来培养,则是句空话。
   然而如沈石田、文征明,学问虽好,但缺乏性灵,笔墨也会落空。八大、石涛有学问有性灵,可称双绝。性灵是根蒂。治学当治本,不应治末。
   画画有两种境界,一是“画”,一是“写”,“画”是描画,“写”是表现,写胸中逸气。绘画艺术离不开“写”,但观古今画人之作,大多是“画”而不是“写”。
   学画,开宗明义第一章便是形象。形象准了,然后再加以艺术化、抽象化。由似到不似,由自然到艺术。
   绘画,第一步是由不似到似。第二步再由似到不似。先须画得像,再到画得不像。如第一步尚未过关,画得似是而非,却学语日:我是似与不似之间。直是欺人自欺。
   凡最高境界,不但在笔墨之内,而且要在笔墨之外。而意趣深厚,原不是依色量和墨量之多寡而定,然笔墨之内是有穷尽的,而笔墨之外是无穷尽的。
    文以达心,画以适性,适性而真画出焉。
   石壶(1913-1976年),原名陈子庄,现代著名的国画家,人称“陈风子”、“酒疯子”,他便以此名落画款,自我解嘲。石壶擅山水、花鸟、人物。其作品不矫饰、不做作,信手拈来,妙趣无穷。被誉为“中国的梵高”、“画坛怪杰”。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