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卫萍人物画展”开幕
http://www.zhuokearts.com 2007-05-16 新闻来源:转载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5月12日上午,著名青年画家武卫萍的个人画展在净砚斋画廊开幕。武卫萍, 1958 年出生于古城西安;字“文琰”;画斋“玉骨堂”;工笔人物画家。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 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东方绘画艺术院高级画师。从师著名画家郭汝愚先生。出版《武卫平工笔画》专集;诸多画作在《四川东方艺术院》画册及《成都画派》、《玉龙泉》绘画杂志上发表。多次参加全国、全省及成都市的各类画展。 展览地点:成都市航空路6号丰德国际广场D1座201#净砚斋画廊 展览时间:2007年5月12日至26日 图绘古今事,得失寸心知——读武卫萍的工笔人物 当我们进入现代和后现代社会之后,艺术家的出道,以及艺术创作从画家的私人空间走向大众公共空间的途径,早已与传统社会有了巨大的不同。新的传统和新的途径,讲求的是科班出身,从本科到硕士,乃至到博士,似乎学位越高,艺术的造诣与功力就越深厚。艺术家出道,似乎非得有社会机构(画廊、展览会等)、媒体(电视、广告、报纸、书籍等)乃至名人的提携和捧场不可。艺术的旧传统讲究的是师承与日积月累的功力,在博采众长之中的心灵体悟与创造。新、旧传统之间的扬抑沉浮,只有亲历在场的有心人的内心,才会品味出其中的滋味。 在这样的视野中来玩味武卫萍的工笔人物画,至少在我的内心深处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精妙之处如何在新与旧、传承与创新、本土与西洋、名利与执着等等的激烈碰撞之中得以发扬光大。武卫萍者,既非出身于艺术世家或名门望族,亦非从现代美术教育体制的科班中熏陶出来,更没有名人大家的青睐捧场,乃至连如何与机构及媒体打交道的ABC都不懂。她的内心,似乎只有她的那个难以与外人道的世界。其中有着我们的文人传统所讲究的琴棋书画,戏曲歌赋,风花雪月,韵味意趣,太极八卦,也有着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温柔亲情,苦中作乐的乐天知命,民间底层的淳朴敦厚,更有着面对中西交融与日益碎片化的生活节奏的超脱淡泊。她试图在这样一个纷纭复杂的世界中寻找到一种独特的意趣和灵韵。一方面是“拙”,“拙”到极致便是“雅”与“巧”;另一方面则是“巧”,“巧”到终极又复归于“质”与“拙”。从她的京剧人物图中,从她的亦古雅亦现代的仕女图中,从她的民间风俗图中,我们真的很难分清现代与古典、“拙”与“巧”、高雅与通俗。 或许,这个靠自学成才或者潜心于表达自己生命体悟的艺人,只是凭着艺术的天性去不断地创造着,仿佛春蚕吐丝一般地孜孜以求。她或许没有读过顾恺之的画论,或许不知道谢赫的“论画六法”,没有研习过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也无意追摩“吴代当风”或“曹衣出水”。可是,她的的确确有着自己的思考和哲学。她想通过人物身体扭动的韵律,来表达生命和自然的节奏律动,来传达独特的情趣和意味:妙龄少女的活泼青春,戏剧人物的百变人生,童男童女的烂漫天真,古典仕女的优雅恬静,农家生活的质朴野趣。所有这一切,都折射出生活世界万花筒一般的变化莫测,让人生出对人生诸种滋味流连忘返的深深眷恋。 在仔细品味和把玩武卫萍多年凭着本心本性倾力表达的艺术旨趣时,我总会在不自觉间把大脑里装着的那些玩意儿拉扯出来,比如康德对审美无关功利的倡导,黑格尔对艺术与心灵关系的推崇,克乃夫?贝尔对“有意味的形式”的标榜,本雅明对“机械复制”的艺术的批判等等,当然也有咱们中国传统中的“解衣般礴”、“传神写照”、“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等等。然而,这些似乎都与武卫萍的艺术世界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那个世界让我想起英国著名文化理论家雷蒙德?威廉斯所说的“情感结构”。在威廉斯看来,所谓“文化”,是物质、知识和精神所构成的特定社会整体生活方式的表现,在其中起着关键作用的特定的“情感结构”;作为文化生活主体的普通人的生活经验,必须在物质生产和物质条件的背景下,通过文本和日常生活实践的不断互动展现出来。如果说武卫萍的画作就是她借以表达自己的“情感结构”的文本的话,那么在这种文本的背后则是她的日常生活的实践。读她笔下的工笔人物,其实也就是去体验她内心的“情感结构”和那个独特的艺术世界。 画如其人,正如文如其人一样。所有的理论和阐释,面对活生生的艺术世界都是苍白的和没有生命力的。我们真正需要的,就是抛开一切的陈规和教条,尤其要抛开世俗的功利,用整个心灵去体验那些在艺术家笔下跳动着的生活与内心的灵性。它们都是不可复制的,大概也难以传授和模仿。所以,我在标题中化用了“诗圣”杜甫的诗句“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化为“图绘古今事,得失寸心知”。 作画者如此,读画者更应如此。 阎嘉, 2007年春末夏初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