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肃然起敬——孙景刚《纪实》系列作品观后感
http://www.zhuokearts.com 2007-03-21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相关拍卖公司:浙江中财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40cm见方的作品,配着宽达20cm左右的椴木画框,象牙色的木质合着布面的油彩,货运站、装货的铁皮箱、运货的大卡车、破旧的楼道……每一幅取其中的一个景,没有多余的东西,很简洁。构图十分大胆,一辆卡车占据了画面的五分之四,一堆铁皮箱甚至占据了整个画面。看了画面能感受到那些货运卡车,在承载了数千吨、往返了数千次后,显示了它的疲劳,身体撞凹了,油漆剥落了,反光镜生锈了,巨大的轮胎上粘满了尘土,但如果给它注满油,它分明又会不分昼夜怒吼着上路。 这些画面非常平实,实实在在,不以媚态悦人。画面很透,很松。写实的手法却有抽象式图景的意味。没有宏大深刻的主题,没有华丽唬人的色彩,没有隽永老辣的笔触,没有刻意塑造的肌理,一切都看似在阳光下、阴影里原本就存在在那里的物体,带有几何的美感,简洁明快。我想不出用什么主义、派别来套用形容这些画面,那是多余的。 但画面的平实绝不代表平庸,就像简洁不代表简单一样。这其中有着巨大的反差。透过画面这些表象传递给你的信息可能如海平面之下的冰山般庞大。作者的高明就在于叙述的方法,冷水煮青蛙,用通俗化的语言在不知不觉中感染你。艺术其实是非常复杂和玄妙的,虽然最后反映出的结果并不一定如此,但我相信那些卡车、货箱的角度、身上的凹痕包括斑斑锈迹都各自充当着作者赋予的重要角色;那些浅蓝、邮绿、明黄包括车轮上粘附着的泥灰、煤黑等色泽是经过对客体细致入微的观察后刻意浓缩提炼的;那些顺着结构、留有丝丝飞白,似不经意间形成的笔触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保留在那里的;那些或灰或白或黑看似模糊的背景块面是需要有一定的胆量和功力才会如此安排的。 那些涂着白色、梁柱已经有点歪斜的车站,它与许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但如果不是艺术家把这样的一个画面通过自己的艺术处理定格在你的面前,有多少人会近距离面对着一辆粘满尘土的卡车去细细品位?面对着车站、铁皮货箱去思考他们的命运?面对着昏暗狭窄的楼道去体会它们存在的价值?                                            ——唐永明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华东文博城6月2日盛大试营业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